亲:要不要点一下右上角的···
然后再选择“用{浏览器}打开”
这样下次就不会找不到我们了。 不再显示这个提示

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第7章 逼近的危险

许久都没有听到詹凌云的回答,葛璐青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。床上忽然又承受着一个重力,葛璐青没有作声,在乡野之间的宁静中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詹凌云被刺眼的阳光绕了清梦。他想要起来却发现葛璐青躺在自己的胸膛上,很安静、舒心的样子。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轻抚她的面颊,却见葛璐青的睫毛眨了眨,看样子是要醒了。

葛璐青眨着眼,只觉得生硬的木板什么时候那么柔软了。她伸手轻轻摸了摸,不对,这床什么时候有温度了。突然跳起来,她看着躺在身下对她眨着眼的詹凌云。

“你…你你你.….”

“醒了?”詹凌云看见葛璐青的反应,很满意的笑了。“醒了就起来吧,我们应该回去了。”葛璐青连忙爬起来,但是仓促之间没有站好险些摔倒。詹凌云扶好她,“你小心点,伤着你可以,但是千万不能伤到你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“哈?”葛璐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詹凌云宠溺的刮了刮小鼻尖。

两人告别了老婆婆之后便走了,一路上虽然没有说太多的话,但是却很自然不会觉得别扭。

“这个给你。”詹凌云把手机递给葛璐青,“我的电话已经存在里面了,有事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葛璐青没有回答,她并不想麻烦他。

“回答我。”詹凌云的手突然搭在葛璐青的左手上。

葛璐青瞧见了跑出门外的葛远,想要把手抽开却被我得更紧了。

“好了好了,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话一说完,葛璐青飞也是的跑下车去。

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葛远刚想开口就瞧见了车上下来的男人,他正盯着葛璐青。葛远只得压低声音:“进去!”

“他是谁?”葛远问道。他看到詹凌云的车不一般,猜应该是个特殊的人。但是在生意上又没有见过,很可能是以后的人物啊。

“一个朋友。”葛璐青冷漠的回答。

这个时候,袁梦妮摇曳的身姿走到葛远身边。“又是一宿未归?”

“对呀,我昨晚没有回来。”葛璐青也不绕弯子,反正大家都看见了。确实没回家,说谎也没意思。

袁梦妮上下打量了几分钟。“老公,你看看你女儿,怎么跟长辈说话的。”

葛远还在想着事情,没工夫理会袁梦妮。这几天看来见车门口停的车,除了认识科立之外,还有一个就是今天这个了。科立虽然是King集团的大公子,但是始终不是嫡出的,这个家业都不一定会传到他身上。今天这个送青青回来的,一身贵气,一看就能感觉以后是要做大事的。真是想不到青青这么有本事啊!

“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半夜不回家。以后传出去名声都不好!”袁梦妮还在尖酸刻薄的挑衅。

“孩子大了,随她去吧。别惹出大事就好。”葛远这次没有反对,反而意味深长的看着葛璐青:“青青啊,好好选。一定要选一个嫡出的,知道没有!”

葛璐青算是听出来,几天葛远没有责骂她多半是因为詹凌云的关系。或许是看上的他家的权势了。

袁梦妮一听平日里都向着自己的老公这会儿突然向着女儿了。拿着手绢闹了起来,“老公,你可不能这样灌着她。不然哪天真做出些什么败坏家门的事。”

葛远不耐烦:“上次的事科立不是来解释过了吗?你怎么还揪着不放。”

“你!”袁梦妮见自己怎么扇风都抵不过葛远心中认定的人,生气的走回了房间。

葛雅晴端着水果上去:“妈,你就消消气吧。”葛雅晴乖巧的替母亲按肩。

袁梦妮却阴阳怪气的开始说:“你也是,哪里比不上她。怎么样样输给她,一个金龟婿都没给你父亲钓到。你看看别人,现在一钓就是两!!!”

葛雅晴被袁梦妮越说越委屈,心中的怨恨也越来越深。从小父亲就对她极好,这两年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了。再也不能因为小时候的那些小恩惠坏了大事。

“妈,我有一个计谋可以除掉她!”

听到这句话,袁梦妮凑过耳朵……

今天出了口气,看见袁梦妮那一脸吃屎的样子葛璐青就忍不住想笑。

科立短讯:“青青,明天我二弟回来了,家里开了宴会。你可以过来和我一起吗?”

葛璐青犹豫着,不知道怎么作答。但是看见他一连串的祈祷表情,提出想要带甄依珂一起去。毕竟是宴会,多一个人也多一份热闹。

只要葛璐青能来,不管带谁他都无所谓。

晚上,葛璐青翻箱倒柜的寻找合适的礼服,因为怀着身孕,修身的礼服是穿不了了。正在犯愁的时候,甄依珂跟自己说她已经到了。还打来电话叮嘱一定不要选那些修身的礼裙。

葛璐青看了看手表,都这个点了,现买一套有点不可能了。

正犯愁詹凌云就打来电话:“你在哪?”

“在家里,有什么事吗?”葛璐青问得有些懵,这男人怎么一接电话就劈头盖脸的问问题。

“在家就好,你等我一下。”

三分钟后,楼下的门铃响起。张妈把礼盒放到了葛璐青面前,“小姐,这个是刚刚送来了。”

葛璐青把礼盒拆了,里面就是自己犯愁的礼服。葛璐青换上礼服,一照镜子发现竟然如此合身。时间就快到,得赶紧过去了。

一出门,葛璐青就被突然出现詹凌云下了一跳。

“上车!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?”葛璐青没有上车,她怕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。

“穿了我的礼服,难道不是去宴会吗?”詹凌云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她。

葛璐青犹豫了一下,就被亲自下车的詹凌云拦腰抱了起来扣在后座后,就开车扬长而去了。

车子最后停在詹家宅院里,葛璐青看着甄依珂给自己的定位。难道他们是同一个宴会?

“跟我来。”詹凌云拉着葛璐青的手就想往后门走。

葛璐青一下把他拦住了:“等一下,别人宴会已经开始,我们现在从这里走不太礼貌吧?”

“有什么关系,你在等一下我们就多毫一分时间。”

“不,你等一下,这样真的….”

大门拉开,所有宾客的视线都聚集在两个人的身上。詹凌云赶紧挽起葛璐青的手,面带微笑的走进去。

葛璐青带詹凌云带到家人面前。

介绍了一遍之后,詹凌云问起母亲:“大哥去哪里了?”

“咦,刚刚还在的。可能是去应酬了吧。”詹夫人嬉笑着,目光落到了葛璐青身上。

“战!第一次见你带女伴哦~”詹夫人打趣道,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葛璐青,觉得是个不错的女孩子。

“阿姨好!阿姨你真漂亮,一点都看不出你是凌云的妈妈。看着就像姐姐一样。”

“嘴真甜,今天和战一起来的,等下有个环节你和战一起跳支舞吧!”

“嗯?没有没有,阿姨你误会了。我今天不是凌云的女伴,我只是恰巧和他一起来的。”葛璐青连忙解释道。

“还挺害羞呀,看你们穿得礼服。明显就是一套呀!你真的不和战跳舞吗?”詹夫人觉得有些惋惜,但是还是想为儿子争取一下。

科立站在二楼,看着楼下谈乱的人。心中的恨意渐渐加重了,从小都说他不如战,现在自己苦苦追寻的女人也要被他抢走了。他握紧的拳头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前揍詹凌云。

“妈,我带青青过去那边坐一下。跳舞的事晚点再说。”

詹夫人见自己儿子这样,心里偷笑起来。看来自己的儿子开始上心自己的婚事了。

詹凌云把葛璐青安置好正要去应酬新的客户,这时科立挡住了他:“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。”

两人各怀心思的走到院子里。

“很久不见了。”詹凌云最先开口,他并不像把事情闹得太僵。从小他一直把科立当成亲哥哥来看待,就算他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,他也可以包容科立。他曾经说过,只要有自己在的一天,詹家就一定会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“五年了。你果然长得越发的帅气了。”科立的话略带讽刺。

“有什么事直说,你我兄弟间没有那么多的客套话。”詹凌云的心思不在这里,他更想回到大厅去。

“那好,我就直说了!”科立走上前一步,身高不相上下的他们彼此注视着。“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,但是葛璐青不行!”

“凭什么?”一听到葛璐青,詹凌云也忍不住上前。自己的大哥尽然要跟自己抢女人!!!詹凌云也是个暴脾气,什么都可以让给大哥,唯独女人和孩子不可以!

“凭什么?你问我凭什么?”科立重复了一遍,说着竟然大笑起来。“我认识她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里呢?”

“是吗?”詹凌云望着科立,然后悠悠的开口:“但是现在她却怀着我的孩子。你说我凭什么跟你抢?”

“你!”科立一把抓住詹凌云的衣口。盛怒的表情仿佛要把詹凌云一口吃掉。“原来那个人是你!我就应该想到是你!”

  宝宝们,友情提醒:建议您点击右上角“用浏览器打开”,然后保存页面,再点击加入“我的书架”,不然下次不好找咯!
 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“{公众号}”,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来戳→_→
【涩小说】经典好看的女性言情小说,你专属的私房情话
正在加载
下一章
首页 | 返回 | 目录| 设置